云艺瑶icon

K莫 之 国庆秋游的那些事

兔子_usagi:


国庆放假,A大男生宿舍四人组及其家属们约好了去爬山,并且外宿2天。全程住宿经过商议(勒索)由肖奈负责。

临出发前宿舍三大活宝就开始兴奋了,向准备秋游的小学生一般。

丘永侯翻阅着肖奈发来的行程单,“哇!老三可以啊!订的这个宾馆是五星级呢!”

“什么??什么??我看看!!!”于半珊一听说五星级,立马扔下手里的午饭跑了过来。“哇~~~老三阔气啊!有了媳妇儿就良心发现啦!”

郝眉听见他们嚷嚷也拿着吃了一半的鸡腿溜达过来,“那是微微师妹调教得好!你们想想,老三在碰到三嫂之前什么时候请咱们吃过饭?次次AA啊!那真是一毛不拔啊!愚公借我的钱都比老三多不知道几倍!我们的口号是:有三嫂,就是好!”

“你还记得欠我钱的事儿啊?啥时候还?”于半珊一听到钱,立马转身抓住郝眉拿着鸡腿儿的胳膊。

郝眉一楞,赶忙打哈哈:“呃………..愚公兄弟啊,你说咱们都是一起洗过澡的交情了,还差那十块八块的么?再说了,我之前都请大家吃过好几次饭了。”

“别来这套!一码归一码!那几次请客是因为你没告诉我们买房的事儿。快还钱!不行就肉偿!”于半珊想起了家里堆积的袜子山说道。

毕竟是住了四年的舍友,自然知道“肉偿”=洗袜子or买饭or帮忙挂游戏or上课签到,但是外人听起来总是怪怪的。本来坐在一旁默默吃饭的ko不禁抬起了头。

郝眉甩开抓住自己的手,“别别别,好不容易毕业了,我才不跟你玩儿”肉偿”这一套呢!别想欺负我~”说罢,又啃了一口手里的鸡腿儿。

“是是是,你现在有ko照着是吧?”于半珊转身对着ko喊道:”ko!你家美人不还钱啊!明明是土豪却不还钱啊!你要不要好好调教一下?你看微微把老三教的多好~都知道主动付钱订宾馆了。你家土豪美人欺负人啊~~~”

Ko停下打代码的手起身走了过来,“欠多少。”

“前前后后…..500!”于半珊霸气的伸出五个手指。

Ko掏了掏兜儿,拿出几张毛爷爷,“给。”

郝眉急了,一把抢过钱,“ko,你也太老实了!他说500就500啊?也就50!”

Ko见郝眉把钱攥的死死的,想了一想对于半珊说,“我做饭还钱。”

一听说有ko大厨做饭,想想过节有大鱼大肉吃,于半珊和丘永侯都激动了,“好好好!别反悔啊!这次出去玩儿的食物供给问题就交给你了!”

Ko点点头,补上一句。“不用他”肉偿”了?”

两人看了看旁边一脸黑线的郝眉,又看了看一脸认真的ko,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ko的点原来在这儿!!哈哈哈哈!放心,我们不用他肉偿了,就算美人他真的投怀送抱我们也会守身如玉的!”

郝眉气的扔了手里的鸡腿儿,“滚滚滚!!老子为啥要向你们投怀送抱啊?就为了500??你眉哥我身价高的很!”他的关注点也很奇特。

愚公摸摸下巴补刀道:“by一个1000卖身的人...恩,很有说服力啊。”

Ko十分疑惑,“1000?卖身?”

众人连忙捂嘴。愚公瞥了猴子酒一眼,两人默契的拿着午饭跑开了。郝眉本来也想跟过去,但是被ko盯得实在是心虚。

“那个.....ko,我回家跟你解释哈....”

当天晚上,郝眉的账户里正好汇进了ok当月的工资。Ko看着账户里的钱心里默默除以了1000,会心一笑。于是,当晚郝眉从来没有如此后悔自己跟老三说的”1000块才卖身”。

满身红晕的郝眉喘着粗气,额头微微冒着汗求饶:“k…ko…我不行了!真的不能再做了….”

“还有5000。”ko温柔的替身下的人擦去额头的汗水,说的话却让郝眉脊背一凉,居然开始怨念为什么ko的工资如此高。

“¥%·#*—!!”郝眉手中的床单抓的更紧了一些,突然想起之前微微师妹室友说的那句”持久战啊,持久战,持久啊,持久…..”

家里不断重复着呻吟和求饶直到深夜。

iiiiiiiiii
第二天,大家一大早在肖奈家门口集合。于半珊和丘永侯这两个平时上课/上班天天迟到的家伙,今天难得的提前15分钟就到了。

郝眉本来前一天晚上也想好好睡觉起个大早的,没想到却被昨天的一句玩笑话坏了事儿,折腾到凌晨ko才让他睡。今天早上几乎是被ko扛着出门的。坐在肖奈的车上缓了一会儿才勉强挺直了腰板。嘴里还小声嘟囔,“都是你!今天我这腰怎么爬山啊?”

侧身坐在旁边的Ko淡定的回答:“我背你。”心理默默回想起昨晚他被自己玩弄的不知所措的样子,心里默默反省了一下下。明知道今天要出来玩儿,昨天不应该为了一句玩笑话太认真、吃醋,实在是不够体贴。

“才不要!不然会被愚公和猴子笑死的!士可杀不可辱!”郝眉高傲的一仰头,后背又是一抽,酸疼的他又窝了回去。

Ko轻轻抚摸着他的背,“晚上我给你按摩一下。”

“这还差不多。”

“诶诶诶!你们俩别以为坐在后面撒狗粮我们就看不见了~”于半珊转过头,正好看到ko的手在郝眉背上轻抚的画面。“也真是够了,前面有师妹和老三卿卿我我,后面有你们俩勾三搭四。”

丘永侯暗自替他傍边的兄弟的成语智商担心了一下,然后帮腔,“这是前有天雷后有地火啊~~我们两个单身狗可怎么活啊!!!!”

郝眉本来就没睡够,再加上二人的左右夹击,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干脆一撇头一闭眼准备睡觉了。Ko看他累了,拿出行李里自己的外套给郝眉盖好,对聒噪二人组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看到自己调戏对象没有反击,而且也不好惹毛ko,毕竟关系着这几天的食物供给。二人耸耸肩,无趣的转过身去了。

车走走停停开了4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到达了目的地。

睡了一路的几个人,这会儿终于精神了,郝眉一个箭步冲下车,伸着懒腰:“大自然~~~啊~~~没有代码的假期!祖国生日快乐!!!”

微笑着看了看他兴奋着奔跑得背影,Ko一边用余光紧随着郝眉,一边从后备箱搬出了二人的行李。

经过讨论,大家决定明天再去爬山,今天现在酒店休整。

肖奈分配好了3个房间,分配方式大家自然心知肚明,没有任何异议。

郝眉理所当然的拿过他和ko房间的房卡,转过来对大家说:“一会儿吃完饭要不要去游泳?”

毕竟是五星级的酒店,不仅有游泳池,还有SPA、桑拿、按摩、室内高尔夫等等各种设施。

“好呀~好呀~一起去!”微微眼睛都亮了,心想:又能看见大神穿泳衣了。”要不要再来个比赛?”

肖奈看微微很有兴趣的样子,微笑着搂过她的腰,眼神又移向ko:“好。Ko,要不要再比一次?你赢了给你们多放一天假,我赢了你们加班一天。”

“好。”ko一口答应了下来,又低下头对身边的郝眉小声说:“赌我赢。”男人的尊严燃起了他的斗志,这次说什么也要让郝眉看到自己赢。

郝眉的脸一红,嘟着嘴:“你还记仇啊?我就那么一次!就一次!这次绝对赌你!ko必胜!ko是冠军!看我真挚的眼神!”说着,夸张地举起双手作拉拉队状,大眼睛对着ko眨呀眨。Ko宠爱的一笑,但是看得其他四个站在酒店大堂的人甚是尴尬,纷纷扶额。

“好啦好啦!大家把东西放好,一会儿麻烦ko做下午饭。吃完饭我们去游泳。”微微赶忙接话。

酒足饭饱,六个人如期来到泳池。除了微微坐在岸边,几个人纷纷换上泳裤,迫不及待的跳入水中。当然,真正好好游泳的还是只有肖奈和ko,剩下的三个基本停留在玩儿水的阶段。

“吃我一招!哈!吼!”郝眉一个推手,水花四溅,淋了于半珊一脸。

愚公抹去了脸上的水,“行!美人儿!你这是作死啊~ 猴子!上!”一使眼色,二人纷纷扑上去把始作俑者按入水中,挣扎和打闹使水波四起波及了旁边认真游泳的两人。

肖奈和ko勉强在如大海的波浪里游到了池边,摘下泳镜,望了过去。只见活宝三人组一会儿浮上来一会儿又潜下水里。笑声、喊声和尖叫声此起彼伏。

眼看着郝眉又被于半珊按了下去,ko作势就要过去帮忙。但他在过去之前,郝眉就已经挣脱了二人的追击躲到了泳池的角落,做出防御的姿势。“二对一!胜之不武!”

丘永侯一叉腰:“谁管你~你自己先出手的!上!”说罢,二人又猛地扑了上去,牢牢抓住郝眉的双臂,让他动弹不得。

“这回看你往哪儿跑!咦???”于半珊突然停了下来,盯着郝眉的后背呆了一下,随后马上大叫:“微微师妹!快拿手机过来!”边说,边看了一下远处的ko,看他并没有要来救”美”的意思,更放心了一些。

微微一愣,“手机?谁的?”

“除了郝眉的谁的的都行!!”愚公急切地喊。

郝眉一脸疑惑,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不安感油然而生。“放开我!干什么???”

微微飞跑过来,把自己的手机递向于半珊,“愚公师兄,给。”

“不用给我,快照相!这儿!!!”愚公用眼色示意微微照郝眉的背。

微微这才注意到,郝眉那由于长时间坐办公室而格外白嫩的脊背上隐隐的印有几片樱红色的淤痕,主要集中在肩胛骨附近。仔细看看,脖颈后方也有几处浅浅的痕迹。微微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泳池尽头紧盯着这个方向看着的ko,会心一笑,然后果断的按下了快门。

郝眉挣扎着,但是拗不过两个人的力气,“微微师妹!你在照什么啊?我们不是一国的么?怎么能任由他们欺负我啊??”

微微津津有味的连续按着手机,“美人师兄啊,我怎么记得你说过”鬼才跟你一个世界”的呢??”

郝眉真心为女人翻旧帐的功力所叹服了,“微微师妹啊,我错了!!!ko救我!!!”哀号声在游泳池回荡甚久……

后来ko和肖奈的比赛,岸上的四个人早已心不在焉。三个人互相传阅着微微的手机,郝眉上窜下跳的抢夺,想看看到底照了些什么,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看几人无心观战,比赛的两个人也就没了动力,纷纷也过来看热闹。

肖奈擦着头发走过来,“微微,在看什么呢?”

微微马上跳起来跑到肖奈身边,指着自己的手机跟他耳语起来。肖奈若有所思地邪媚一笑,看了看照片的主人公,又看了看向撅着嘴赌气的郝眉走过去的ko,说道,“ko,辛苦你了。不过也别让我们的两大程序部主力太累了。”

Ko先是一脸狐疑,当他走到郝眉身边,顺着那纤细的脚踝看上来,眼神落到自己的”杰作”后,先是一愣,随后迅速抓起身旁的浴巾给他披上。Ko其实平时都有小心避开容易露出衣服来的部分,什么脖子、锁骨、腰之类的地方从来不敢过分留恋。但是这次真心没想到会来游泳,自己也是把这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ko?”郝眉看着ko还滴着水的发梢,“我身上有什么啊?”

“没什么。”ko带着一分自责的回答。

“没什么叫没什么啊?他们照我!还不给我看!一定有问题。”郝眉躲着脚,指着面前几个掩面而笑的人。

微微收起了手机,对郝眉解释:“美人师兄啊,我可以给你看,晚上我会把照片发给ko的。”

于半珊和丘永侯齐刷刷的竖起大拇指,意为:微微师妹好上道!

“发给ko?为什么给他不给我?我的肖像权啊!!我帅气的面孔!”郝眉依然有些不满,但明显语气没有刚才那么激烈。

“因为我觉得ko师兄应该会喜欢,没准用的到。”微微说着对ko挤了一下眼睛。

Ko在郝眉没看见的时候点了一下头。

众人无视郝眉的抗议,纷纷离开了泳池,开始讨论晚餐的问题,留下郝眉呆呆的站在原地许久。

当天晚上,郝眉玩儿了一天再加上前一天晚上的睡眠不足,早早洗过澡就趴在床上睡着了。Ko坐在电脑前飞速点击着鼠标,嘴角飘起一丝微笑,他的电脑桌面和手机屏保已被换成了微微发给她的照片。

照片上,郝眉被死死抓住,小脸儿因为着急气得通红,大大的眼睛紧张中闪着一丝畏惧,嘴唇紧紧咬着。泳池的水顺着柔软的发丝马上就要落在身上。娇嫩白晰的肌肤上隐隐可见昨晚激情过后的痕迹。

Ko稍稍修了几张图,双手搭在胸前,细细观赏着自己的作品。

身后,抱着被子熟睡的郝眉翻了个身,略显纤细的腰从睡衣下露了出来。Ko起身走过去把被子盖好他的肚子以免着凉,俯下身子静静的看着郝眉安静的睡脸,手掌习惯性的抚摸着他细软的头发。

郝眉似乎在做梦,嘴里开始嘟囔:“…ko……我……吃不下了………排骨……唔……太大了....”

Ko笑着轻吻了他的额头。起身回到电脑前,把自己刚保存的59张照片传到了云盘。并给微微回信:已收,谢谢。

微微:不客气~(*^__^*)

iiiiiiiiii
第二天上午,6个人兴致勃勃地来到了山脚下。今天天气不错,晴空万里无云,清风徐徐。由于来的早,上山好像并没有很多人。

郝眉带着自己最喜欢的蓝色棒球帽,背着ko替他收拾的背包,作势拉拉腿筋,对大家说, “你们要不要赌一局?看谁先到山顶!”

于半珊和丘永侯最受不了激将法,“诶哟~ 你就这小身板儿?还比赛呢?敲个键盘手都能抽了筋的人。”

“你们别得意的太早!谁输了谁买一星期的饮料!!”

“买就买!谁怕谁?”

说着,三个人拔腿就跑,留下剩下ko、肖奈和微微无语的看着奔跑的背影x3。

“ko师兄啊,不用追过去么?”

“不用。”

“不担心他(们)跑远了?”

“跑不远。”

微微不解:“为什么?”

“没体力。”ko拎起包默默地向那几个背影跟了过去。

肖奈和微微相视一笑也跟了上去。

倾城夫妇是有运动习惯的,每天早上都坚持跑步,这点儿山路不在话下。Ko毕竟本身底子好,平时也有保持一定程度的锻炼,体力也没有问题。反而是剩下的三人,自从毕业了以后运动量就大幅下降。再加上在办公室也是长期坐着斗嘴,最大的运动也就是在致一门口摆个pose召唤灵感,体力自然不支,爬山爬到1/3 就被后出发的几个人追上了。

郝眉双手撑着膝盖,穿着粗气:“呼...不行了....呼.....累死我了....这破山也太高了....”他身旁的栏杆上瘫着于半珊和丘永侯,同样半死不活的喘着气。

Ko贴心的拿过郝眉的背包,并递过纸巾,“擦擦汗。”

“累...累死我了....不玩儿了...”郝眉摘了帽子用来扇风,另一手擦着汗。

“给。”ko拿出包里的运动饮料。

郝眉接过来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看的旁边的两个人甚是羡慕。

“ko大神,我们的呢?”二人不要脸的伸出手。

Ko不慌不忙,又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两瓶水递给了他们。转身看了看肖奈和微微,肖奈摆摆手,示意不用。

“哇!Ko不愧是大神!太给力了!!!”于半珊,喝着水坐在路边的石头上,给ko竖了个大拇指。“美眉哥嫁得好!”

还没等郝眉吐槽,丘永侯就好奇的问:“ko,你这哆啦A梦的背包里还有几瓶水啊?”

“一共10瓶。”ko边回答边拉上书包拉链,眼睛却一直没离开郝眉。

“我靠!背这么多水爬山?你自虐啊?”

“没什么。”ko心想,本来还答应了背着郝眉爬山的呢,这点儿水的分量不算什么。说罢,拿出了一个小型电动风扇,走到郝眉旁边给他吹风。

于半珊用胳膊肘戳了戳隔壁的兄弟:“猴子啊,我看ko是被咱美人练出来的。又是做饭又是打扫的,晚上还要侍寝....不容易啊!”他的声音不大,身后的郝眉和ko根本没听清楚,到是给肖奈和微微听了去。

郝眉看他们几个说着悄悄话,有点儿不爽:“走不走啊?不然天都黑了!”没了背包的重量,他的脚步也轻了不少,跑了几步回头跟大家招手。

好不容易快到山顶了,除了ko和肖奈的几人都疲惫不堪了。微微紧跟在肖奈身后,毕竟是女孩儿明显体力下降不少,有些腿软。郝眉为了争一口气,窜了几步跑到微微身后,回头对着殿后的两个人做着鬼脸。

突然微微的脚下一滑,一个踉跄向后仰去。肖奈反应过来伸手去抓,但是为时已晚,微微已经向后倾了过去。

“微微!”肖奈一喊,被声音吸引的郝眉回过头,眼睁睁的看到微微从自己身边正在向下倒去。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紧紧抱住倒下的少女,护住她的头。由于重心偏后,郝眉没有站住脚,而是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眉哥!”“微微!””眉!”

几人飞奔下去,ko跑的最快,几步就从最后冲到了最前面。肖奈已经掏出手机准备打120了。

不过还好台阶不是很高,滚下去的二人似乎没有生命危险,只是皮肉伤是免不了了。

微微被郝眉抱在怀里,并没有明显的外伤:“美人师兄!!你没事儿吧??!!”她慌张爬起身来,看着脸色惨白的郝眉手足无措。跑过来的几个人也被吓的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没...没啥事儿....”郝眉摸着自己的头,勉强支撑起身体,脸上和手臂上明显有几处淤青,膝盖隐隐渗出血来。“好...疼....”疼字才说出了一半,ko就一把把他拉入怀中。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ko此刻肩膀明显的颤抖着。

“ko?”郝眉有点儿蒙,这样慌张的ko他还是第一次见,“我没事儿的。”

“..........”ko没有说话,而手上的力气又大了几分,抱得他肋骨都有点儿疼。紧贴的胸膛也让郝眉感到了ko剧烈的心跳,那心跳重量甚至震得郝眉受伤的身体生疼。

“ko....我没事儿....”郝眉用自己还能移动的手,拍着ko颤抖着的背安慰着他。

剩下的几个人竟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个ko被郝眉安抚的神奇画面。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大家瞬间没了登高的心情,草草下了山。一路上ko背着伤员一语不发,但抱着郝眉双腿的手却格外用力,尽量保证身上的人不受颠簸。

回到酒店,肖奈叫来了医生给微微和郝眉诊治。医生告诉大家,微微几乎没什么大碍,只是一些擦伤;但是郝眉身上有多处淤青和挫伤,可能需要静养一阵子,但并无伤筋动骨的大伤,要检查有没有脑震荡还是要去医院。以防万一,医生还是给郝眉开了一些止疼药。

大家送走了医生,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下。

“眉哥啊,你这出英雄救美可吓死我们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可怎么办啊?”于半珊先开了口,语气里带着一丝轻松。

“知道你眉哥英勇果敢了吧?哼!”郝眉躺在床上对着自己竖起了大拇指。

“我是怕您老人家要是驾鹤西归了,我们程序部的工作量不知道要增加多少啊!”于半珊连忙遏制郝眉自high的态势。”到时候损失一个你也就算了,就怕ko这个主力也相当于失去战斗力了。我们可受不了啊!”

“你!你等着!等我伤好了的,跟你真人pk20回合!”

“求之不得~~”其实于半珊嘴上不说,但心里也是很担心自家兄弟的。看见郝眉精神不错,还有力气和自己斗嘴,也就放心了。

肖奈看时间不早了,就带着其他四人离开了,并不断嘱咐郝眉早点休息。

送走了其他人,ko关好房门,走回郝眉床边。看着ko一言不发,郝眉觉得有些蹊跷。虽然平时他话也不多,但这次的ko有点儿不一样。

“ko?你怎么了?”

“........”

“hello~~~”郝眉微笑着挥着自己还算方便移动的右手在ko眼前摆着。

“......我...”ko欲言又止。

“?”

“我以为会失去你。”ko憋了许久,终于说出了这句话。说完就趴在了郝眉的身边,把头埋在胳膊里。

“ko....”郝眉第一次看到如此落么的ko,心里有一丝欢乐是因为感到对方为自己担心至极,又有一丝自责因为不想看到心爱的人如此模样。“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儿么?!医生大叔也说没事儿了!别看我这样,其实壮得很!有峨眉山保佑我呢!”

Ko慢慢的抬起头,眼睛死死盯着郝眉的脸,仿佛连眼睛都忘记眨了一般。“不许再做这种危险的事儿。”

“可是我那是就微微师妹啊,要不是我反应快她可能就再去医院的路上了。”

Ko叹了一口气,双手拖住郝眉的脸颊,双眸闪着依恋的光,“偶尔为我自私一下好不好。我不允许自己失去你。”

“我.......”郝眉被他的眼神看的满脸通红。平时Ko的眼睛绝不会轻易吐露任何情绪,但在郝眉面前,ko就像是被剥去了铠甲,暴露出自己最炽烈的情感,那眼神仿佛拥抱着眼前的人,不让他离开自己半步。郝眉实在扛不住ko热情地注视,低下了眼睛,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以后不做就是了。”

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复,ko松了一口气,坐到了床上,小心的搂过郝眉的肩膀,轻轻在头上吻了一下。

吃了止疼药的郝眉很快就睡着了,ko坐在床边静静地注视着他可爱的睡脸,他睡不着,准确的说是不敢睡着。怕一旦睡下今天白天的情景就会在梦中重演。只是想想,他就一身冷汗。

Ko很久没有感到过恐惧了,在这之前最后一次就是失去父母的那天了,而今天自己一瞬间心仿佛死了一般。

看着郝眉颧骨上的淤痕,ko想起当时抱着他,紧紧地抱着怀里的温度,然而自己的身体失控的颤抖起来。怕。很怕。怕失去他。那一瞬间,他想了很多:

我还没给他做他上星期一直喊着要吃的扇贝。

我们还没有通关家里新买的那个游戏。

我还没有教他做他想学的蛋黄局鸡翅。

他还没有给我看之前偷拍的我们的合照。

我.....

我.....我还没说过我爱他。

想到这里,ko心里一紧。他仔细看着郝眉无邪的睡脸,看了很久很久,仿佛要把这一幕印到视网膜上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ko轻轻俯下身,在郝眉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什么。

说完,莞尔一笑。

评论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