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艺瑶icon

【K莫】单身狗的独白(六 结局篇) 中篇/愚公视角/剧版走向,剧里没有的也会有XD

君植:

我错了【跪下
我终于更新了,终于完结了,希望没有辜负与我有共同想法的仙女的期望
最后是感言之类的一些话,有点长,不想看的仙女可以忽略掉
以下正文

        没人敢上前去拉架,毕竟这是家事,我们实在不方便插手。但是我们又不能坐视不理,于是,我给肖奈发了条短信,他回复说马上赶回来。
        郝夫人真的是一点形象都不顾了,精致的发型在她激烈的动作中已然凌乱,驴牌手包被她当作武器来捶打KO,嘴上也是一直骂着,什么难听的话都往外蹦,她哭得妆都花了,什么优雅美丽啊,都成了面目狰狞了,整个就是一泼妇的阵仗。
        过了一会儿,郝夫人大概是打累了,一下子瘫坐到地上,仍是泣涕涟涟。KO紧抱着郝眉,帮他擦了擦眼泪,轻声安慰了几句,亲了亲他的额头,然后KO转身面向郝夫人,直愣愣地跪了下去,扑通一声响,听得我膝盖都疼了。郝眉见KO跪了,也挨着他跪了下去。
        KO转过头去,伸手摸了摸郝眉的脸,轻声说:“这是我的错,我跪是应该的,你去一边坐着休息,听话。”
        郝眉瞪着自己泛红的眼睛,用极为认真的语气说:“这是我们的错,我们一起扛。”
        “我们没有错,但是惹你妈妈不开心,这是我的错。”
        听了这话,郝眉的眼泪又扑簌扑簌地往下掉,KO又忙着一阵哄。一边的郝夫人脸上也挂着泪,大声质问两人:“你们真的没有错吗?你们两个男人搞在一起真的没错吗?”
        “伯母,您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啊,”一旁的猴子插嘴,“这一男一女之间能有爱情,两个男的之间也能有爱情,两个男的之间也能有爱情,两个人相爱,没错啊。”
        “孩子,你经历过这些吗?你有什么资格说……”
        “实不相瞒,”猴子打断了郝夫人的话,“我在今年年初跟家里出了柜。”
        全公司上下都倒吸一口凉气,就连跪地忏悔的KO和郝眉都抬头看着猴子。
        “那你父母同意了?”
        “准确地说是我母亲同意了,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我母亲离婚了,然后就没再管过我们母子,所以这事也没跟他说。出柜的过程比较艰难,但是我母亲最后还是同意了,她说希望我可以快快乐乐地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郝夫人又抹了几把眼泪,沉思片刻,说:“孩子,我没有你母亲那么宽宏大量,我恐怕永远不可能接受眉眉是……是同性恋。”她又把目光一转,恶狠狠地瞪向KO,说:“我是不可能让我的儿子跟你在一起的。”说完,她便去拉扯靠在一起的两人。微微师妹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冲上前去拉架,劝说道:“伯母,您先起来,地上又脏又凉。”
        我们看着微微师妹隆起的肚子,纷纷表示震惊,她怀孕的事我们都知道,但是她还没到这么大肚子的时候啊,昨天还不是这样的!我一合计,肯定是肖奈的招,后来一问,果然,肖奈是想这样既能让郝夫人不敢做大动作伤到孕妇,又能对微微师妹的肚子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
        郝夫人见一个孕妇在身边,不敢再推搡,便被微微师妹扶了起来。微微师妹一直紧贴在郝夫人身边,挽着郝夫人的胳膊,然后从一旁的桌子上抽了几张卫生纸递给了郝夫人,说:“肖总在楼下停车,马上就上来了。”郝夫人打量着微微师妹,问:“你哪位?”微微师妹尴尬地笑了笑,说:“我是老板娘。”
        这时,肖奈也回来了,他先上去跟郝夫人握手,表示郝夫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郝夫人没好气地回了句:“你们要是迎了,我该怎么抓个正着啊?”
        “郝夫人,移步休息室吧,您带着他们去那里处理这些事,微微,带路。”说完,肖奈做出了“请”的姿势。“不必了,”郝夫人转头面向微微师妹,“借用一下你们的会议室。带路吧。”肖奈向微微师妹点了点头,便将郝夫人引至会议室。
        我几步蹭到猴子身边,问:“你什么情况啊?骗人家的?”猴子摇了摇头,说:“没,是真的,之所以没跟你们说,是因为我还没追到手呢,到时候再让你们一伙猥琐分子给吓跑了。”我顿时想扑上去打猴子,活该追不到人家。
        我揪住猴子的耳朵,质问他:“一声不吭就打算脱团了?有没有把大哥我放在眼里?”猴子嬉皮笑脸地回了一句:“等我把他拿下了,分分钟带大哥您脱团。”“呵呵,”我拧着猴子的耳朵,强制把他的脑袋转向了会议室的方向,“咱还是先关注着里面的情况吧。”
        大家也都知道,我们公司的会议室是玻璃墙的,环绕通透型,虽然听不见里面的动静,但至少还能看到里面的情形。我们看到郝夫人情绪激动地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坐在了主位上,肖奈和微微师妹站在郝夫人身侧,没有出来,KO和郝眉仍是跪在了郝夫人面前。
        致一科技爱岗敬业的员工们都在装模作样地工作着,实则一直在关注着里面,里面的气氛,真的太可怕了。
       过了一会儿,前台小哥带着郝眉的父亲——郝志强先生进来了,身后跟了一群黑西装黑墨镜的保镖,当时我就屏住了呼吸,他的气场真的是太强大了。郝眉连他父母气场的万分之一都没遗传到啊,怪不得他青春期不叛逆……
        示意了前台小哥后,我向郝总迎了过去,说:“伯父,请跟我到这边来。”然后,带着这一大帮子人去了会议室。
        你根本无法想象,我几乎用尽了我毕生的勇气。
        郝总跟保镖们进去后,肖奈向他们欠了欠身,带着微微师妹出来了。我跟猴子连忙围上去问肖奈里面的战况如何,肖奈无奈地笑笑,说:“他们今天是来开会的,郝夫人就顺便来看看郝眉,结果.......郝夫人问我,五百万够不够郝眉的违约金,以后郝眉不会在这里工作了。”吓得我跟猴子倒吸一口凉气。猴子问道:“她这是想砸钱了事?那她开给KO的条件呢?”肖奈摇了摇头,说:“不清楚,但可以肯定,只多不少。”
        突然,会议室传来巨大的响声,我们忙转头去看,果不其然,又打起来了,郝总下手比郝夫人重多了,被KO护在怀里的郝眉嚎啕大哭,承接了大部分伤害值的KO虽然并不脆皮,但也有些撑不住了,可他还是紧紧护着郝眉。
        郝总一声令下,保镖们上前去分开了两人,把郝眉架住了。郝眉想挣脱保镖的束缚,无奈拳脚比不过人家,KO好像劝了他几句,郝眉才消停了些。郝总又怒目圆瞪地说了几句,有几个保镖挡在了KO面前,郝眉又开始了挣扎,紧接着他就被保镖弄出来了,郝氏夫妇也跟着一起出来了,KO被放开了,但仍有几个保镖在他周围警戒着。
        “眉眉,等着我。”
        KO的声音很有安全感。
        郝眉含着泪扭过头去冲KO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重重地点了点头,任由保镖带走了他。
        送走了郝眉一家,KO便去跟肖奈请假,说:“恐怕我跟郝眉要请长假了。”肖奈点头同意,说:“应该的,但是你们要记得早点回来,我们好接个大活。”KO默许,欲走。
        猴子喊到:“KO,早点把郝眉带回来,我们还要喝喜酒呢。”
        我也喊了句“KO加油”。
        “KO师兄,真爱无敌!”
        “K神,你们一定可以的!”


        ...... ......


       每个人都对KO送上了祝愿,我看到KO冲我们笑了一下,满脸感激的样子,说:“谢谢各位。”然后转身离开,踏上了劝服岳父岳母的漫漫征途。
        之后,我们全体人员都开启了提心吊胆模式,每天都期待着能有KO和郝眉的消息,等待的日子真的很难熬,我们熬了三个多月,终于,在十二月初的一天,KO和郝眉两人回归致一了。
        他们俩人手牵着手进了公司,一开始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等到脑子转过来之后,全公司都翻天了,并请求他们发喜糖。
        我跟郝眉聊了一下这三个多月的情况,他倒是笑呵呵的,但搞得我挺心酸的,他嘴上说的轻松痛快,其中的难处,还是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体会。
        我代表致一全体八卦了一把:“什么时候办婚礼啊?”
        “估计得在开春之后吧,在帝都办。”
        “怎么不回Z省办啊?你父母还有你家里那些人也方便些。”
        “我家就我父母参加,其他娘家人的部分就是致一啦,我家在Z省,KO家在魔都,但是我们共同的家在帝都,而且你们都在帝都。”
        “你父母不会反悔了吧?”
        “不会的,KO彻底打动他们了,”郝眉特别认真地抓住了我的手,“我爹妈找人查他了,看他家里的情况也有点心软了,后来有一次,他跟我爹妈说:‘家里出事以后我就是孤身一人,但遇到郝眉以后,我就又有家了’,我妈听了以后就哭得稀里哗啦的,当然我也是啊,当时我就觉得,我得跟KO好一辈子。”
        最终,婚礼被定在了二月十四,微微师妹的预产期在五月初,她表示一定尽力给婚礼帮忙。在婚礼之前的这段时间,致一接了大活并完美地解决了这个case,彻底在游戏圈站稳脚跟。很快,婚礼的日子快到了,作为伴郎,准确地说是作为娘家伴郎的我,不用付份子钱,开心。
        但是,没有伴娘我真的很不爽好吗?我问郝眉为什么没有伴娘,他说:“俩大老爷们儿结婚要什么伴娘?必须得是婆家伴郎和娘家伴郎啊。”我问他凭什么娘家伴郎只有我和猴子,肖奈为什么不用做什么娘家伴郎,郝眉翻了个白眼,说:“已婚人士不能当伴郎伴娘的,这都不知道,注孤生啊单身狗。”我当然没有放过郝眉。只不过后来我存了重要文件的电脑开不了机了,于是我当着KO和郝眉的面赞同了不需要伴娘这个方案,成功拯救我的电脑。
        等到婚礼那天我才知道,让我和猴子当娘家伴郎是给我们脸了。当时伴郎的工作结束了,我跟那两个婆家伴郎聊了几句,因为我觉得KO那种高冷男神是不应该存在朋友这种东西的,聊了几句才知道,他们是KO黑客团队的副手,我心想那应该也挺牛啊,就打听了一下他们的名号,听完以后,我差点跪地上啊,大神啊!猴子看我这丢人劲的,把我拖到一边,让我靠墙站着缓缓。
        台上,郝眉正要扔捧花,他看了一圈,似乎有认定的目标了,然后他转过身去,十分夸张地做着准备动作,突然,他又转向我的方向,做出棒球投球的准备姿势,然后,把捧花直扔向我,捧花快速飞过,划出一道凌厉的直线,我来不及躲闪,只能接住了捧花,捧花几乎触到了我的鼻梁,差点吓死我,死美人是想谋杀我啊……
        这时,我发现猴子也接住了捧花,要是没有他这缓冲的一下,我的鼻梁就要报废了。
        周围都在起哄,我有点尴尬地对猴子说:“好兆头啊,说明你快把你小对象追到手了,我也快脱单了,可喜可贺。”猴子笑着点了点头。
        台上的郝眉用话筒喊道:“猴哥,怎么样,一击就完成了你交待的任务,到时候别收我们两口子的份子钱了。”猴子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我被猝不及防地来了个壁咚。我开始慌了。
        猴子在我耳边轻轻呢喃: “我从大一就喜欢你了。”
        我呸,套路王!
        你们这样拉郎配迟早是要翻车的!
        我已经躲了五天了,我要不要答应猴子?啊呸,我是直男!直男!对,没错,于半珊,你是笔直笔直的直男!

THE END
================
以下感言
跪地认错,出柜的情节从列出大纲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上周整整一周都在考虑出柜,导致我码的速度超级慢,每天憋出一种方案,写一点,晚上临睡前又否掉,第二天再想,如此反复,而且最近考试又特别多,压力真的超级大,上一章写美人正视自己的感情也是憋了好久,之前还大言不惭地说很快就完结掉,很对不起等更的仙女,我真的是很看重我的第一篇比较长的K莫同人要如何完结,最终还是选择了比较轻松愉快地叙述出来,毕竟愚公视角,很多东西也确实无法全部表现出来,写完之后真的是轻松啊,还会再放一篇番外,尽量让这对完全是拉郎配来的CP看起来不那么尴尬和生硬【握拳
他们的CP叫什么呢?永珊(用膳)?丘于(秋雨/犰狳)?侯珊(猴山/后山)?哈哈哈什么鬼
嗯,请仙女们看看,他们CP叫什么好呢……
毕竟完结了,我扯些感言啊
很感谢彬彬和大成,其实如果不是他们几近完美的呈现,单靠原著,我可能完全不会对这对CP产生兴趣,他们既给了K莫一个具体的画面,又带给我们想象的空间,希望两位有演技有颜值的少年以后的演艺道路能越走越好,嗯对,还有骏峰,对愚公的诠释也是棒,好喜欢他说“呵呵”,哈哈哈,崔航演技也是可以的,但是没爆起来,这剧也没什么能让他爆起来的点,有点可惜了。郑牛崔三人医院门前那场戏真的是太!棒!了!我哭得不能自已啊~
感谢仙女们,感谢你们的喜欢,感谢你们的支持,你们的回复我都会看,都会回,你们真的好可爱
我还记得第一次发文时的忐忑,还记得第一次被红心的喜悦,还记得第一次被评论的感动,还记得第一次被分享的感激,还记得第一次被关注的激动,感谢你们,上一章被长评真的很感动,那是一种被理解的感觉,这说明我所想表达的东西是有人接收并接收的,以后我会继续努力哒,即使K莫的热度已经随着剧的完结而慢慢减少,但是,这对CP我站了,我就会一直扛着K莫大旗的!
鞠躬🙇

评论

热度(73)

  1. 云艺瑶icon陈陈陈廿九 转载了此文字